首页 >> 夜的命名术 >> 夜的命名术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全才相师 寂寞少妇的诱惑 美利坚巅峰人生 婚姻枷锁 你们练武我修仙 从契约宠物开始 向往的生活:赶海小渔民 重生之软饭硬吃 都市之逆天修仙 从山村开始崛起 
夜的命名术 会说话的肘子 -  夜的命名术全文阅读 -  夜的命名术txt下载 -  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

1004、后记(完)(1/3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户书架

2033年,秋。

淅沥沥的小雨从灰色苍穹之上坠落,轻飘飘的淋在城市街道上。

时值秋季,时不时还能看到没打伞的行人,用手挡在头顶匆匆而过。

狭窄的军民胡同里,正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与一位老爷子对坐在超市小卖部旁边的雨棚下面。

雨棚之外的全世界灰暗,地面都被雨水沁成了浅黑色,只有雨棚下的地面还留着一片干燥地带,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一块净土。

老爷子年纪很大了,正兴致勃勃的说着:“当年庆尘那小子就是天天在我这里下棋,骗钱花。我当然知道他的心思,只是可怜他摊上一个好赌博的爹、一个无情的妈,所以每天故意输给他20块钱。”

少年好奇:“您说的庆尘,真是那位白昼之主吗?”

他觉得很离谱,如今那位白昼之主已经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,怎么到这位老爷子嘴里竟成了一个身世可怜的高中生?

老爷子说道:“当然是他了,那会儿他还不是什么白昼之主呢。”

少年更好奇了:“我看自媒体说白昼之主智商超绝,计算能力天下无人可敌,您的棋艺一定也很高超吧?”

老爷子停顿两秒:“当然了!他第一次与我下棋的时候,我便用弃马十三招打得他溃不成军,十三招就将军了。”

“厉害,您会不会是唯一一个赢过白昼之主的人啊?”少年赞叹道:“对了,媒体说他已经消失了好几年,您知道他去哪了吗?”

“没消失,他每年都还会来看看我呢,”老爷子出神的望着稀薄的雨幕:“庆尘是个好孩子啊,从不忘记每一个对他好过的人……”

少年也有些向往,如今白昼已经成为传说中的组织,这个世界很多反恐行动里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,但白昼现在有哪些成员、基地在哪,却无人得知了。

白昼将自己隐藏起来,隐藏在这个世界的背后,默默地守护着,从不用武力干涉现实世界的运转。

只偶尔会流传出一些新的传说。

“小孩,你应该年纪不大吧,怎么没上学啊?”老爷子看着少年身穿外卖小哥的制服,年龄却不大,正该是上高中的年纪。方才对方在自己超市门口避雨,才有了刚刚那段对话。

少年沉默片刻:“脑子笨,怎么也学不会,不如赚钱养活自己。”

老爷子好奇:“你既然是送外卖的,怎么连个电瓶车都没有?”

少年回应道:“电瓶被偷了,我没攒够钱买新的。”

老爷子看了他一眼:“生活有困难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陈取。”

老爷子问道:“要不要下一局棋?赢我的话,可以拿到20块钱。”

陈取愣了一下,他犹豫了数秒:“好。”

一局棋下完,老爷子以一手精湛的弃马十三招,十三步便将少年的老帅将死:“20块钱,谢谢。”

陈取:“?”

他起身就跑,老爷子望着少年消失在军民巷的背影,感慨道:“人心不古啊。”

就在少年跑出巷子时,他看见一位身穿黑色冲锋衣的年轻人与自己擦肩而过,对方手上提着一些礼品。

他忍不住多看两眼,但最终还是失望了,对方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位白昼之主。

今天如往常一样,就像他的人生,从未有过真正的惊喜。

……

……

市府西家属院的林荫小道里,陈取默默的在香樟树下行走着,细细的雨透过树叶的缝隙,将他头发与肩膀打湿。

前年的时候,这座小院子里的四层小矮楼都被翻新,加装了暖气和燃起,只是下水道还会偶尔堵塞。家里仍然不能使用大功率电器的,因为会跳闸。

陈取走进昏暗的门洞,无视了墙上如同牛皮癣一般的开锁、卖房广告,走上三楼。

可他没有进门,而是坐在阶梯上,静静的听着屋内的争吵。

“陈波,咱俩明天就去离婚!”

“离就离,谁不离,谁是孙子!”

女人道:“陈取怎么办?”

男人冷笑:“当然是你带着他滚蛋!”

“凭什么我带?”

男人怒吼:“我哪知道他是不是我亲儿子!”

女人怒骂:“你他妈污蔑谁呢?你天天打牌不回家还反过来污蔑我?”

屋里不再争吵,开始传来打砸东西的声响,紧接着,女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嚎声:“陈波你敢打我!”

对面的邻居被家暴声惊扰,推门出来探头查看,待到他们发现陈取坐在阶梯上时,便叹气一声后又合上了屋门。

陈取带上耳机,耳朵里听着低沉的音乐,直到屋里的女人夺门而出。

女人脸上乌青,看见他便愤怒道:“你就在外面听着?学习也学不好,家务也不会做,送个外卖还能把电瓶弄丢,跟你爸一样没出息,跟你爸过吧!”

说完,她合拢自己的风衣,噔噔噔走下楼梯,风衣的裙摆在拐角处倏忽不见。

陈取摘下耳机,默默的走回家中,看着坐在地上喘息的父亲,一身的酒气。

男人指着他骂道:“还有脸回来,怎么不跟你当婊子的妈一起滚?赶紧滚蛋,老子没钱养你。”

家里一地狼藉,陈取视而不见,他只是默默去打开了燃气的阀门,将家里的酒都倒在了地上。

男人想要挣扎着阻止他,却因醉酒,根本爬不起来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男人惊恐起来。

陈取手拿一只打火机,站在原地,静静的望着面前那个男人。

本小章还未完~.~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!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遮天 轮回乐园 吞噬星空 全职法师 大奉打更人 我喜欢你的信息素 斗破苍穹 寂寞少妇的诱惑 万族之劫 诡秘之主 洗铅华 神医弃女 你是我的荣耀 偷偷藏不住 完美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