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寄余生 >> 寄余生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嫡谋 飞花溅玉录 白璧有微瑕 惜花芷 庶女哑妃 重生之女将星 寄余生 权臣闲妻 媚者无疆 醉花阴 
寄余生 盛星斗 -  寄余生全文阅读 -  寄余生txt下载 -  寄余生最新章节

第4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户书架

孟怀泽住在村子最东头,离川箕山不算太远,但等从山上下来,到村的时候也已经是半夜时分。

村中众人皆已休息,四下无人声,一派黑沉寂静,夜色中偶尔传来几声犬吠,显得有些躁动不安。

孟怀泽倒是庆幸这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人,不然他衣衫不整,上面还不少血渍,被人碰见难以解释。

他做贼似的溜进家,点了灯,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药篓从背上放下来。

狼崽子卧在药篓中的药草上,闭着眼睛,似是睡着了。孟怀泽低声喂了两下,又伸手晃了晃药篓子,狼崽子无甚反应,孟怀泽心里猛地一惊,想不会是死了吧。

这下他也顾不得怕了,连忙伸手要将狼崽子掏出来,等触碰到狼崽子柔软温热的肚皮,感受到呼吸,孟怀泽这才松了一口气,动作轻柔地将它从药篓中抱了出来。

借着灯光,孟怀泽打量着手中的狼崽子,心下不由得生起一丝好笑来,这一团小模样,若不是先前见过他的成狼模样,又知道这是个妖,口口声声说要杀了他,孟怀泽还真没办法对这一团小东西生出戒心来。

他未多耽搁,一手抱着小狼崽子,一只手扯了一条干净薄褥,折好放在桌面,将小狼崽子放在上面,连忙又去翻治伤的药。

狼崽子身上的伤主要在背部,几条大口子几可见骨,旁边的毛发被血浸润,结成了绺,黏在一处。

孟怀泽手下动作轻柔,就着微微摇曳的灯光替他上了药,又去打了些清水,沾湿了布,准备替他擦一擦血污。

这时,原本以为睡熟的狼崽子突然睁开眼,眸子清明,看起来未有睡意。

孟怀泽吓了一跳,低声解释道:“药上好了,旁边很多血污,我帮你擦一擦。”

邬岳没吭声,只是又懒洋洋地闭上了眼,半晌,他才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极轻地抚上他的皮毛,随即是湿润的帕子。

等清理完毕,再包扎好,孟怀泽松了一口气,竟是满头大汗。

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低声冲邬岳道:“都弄好了。”

邬岳哼了一声,权当知道了。

孟怀泽原地站了一会儿,看邬岳没再吭声,便出了门,在院子里草草地洗了一把脸,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,又摸黑进屋来,蹑手蹑脚地回了自己的床铺。

他这一天受惊又受累,也是疲倦不堪,安安稳稳地躺到床上竟有恍如隔世之感,再想白日里见到的场景,宛如做梦一般。

想着,孟怀泽扭头看了一眼房间中间的桌子,月光洒进来,房内微微有些亮光,显出一团轮廓。

他极缓地吁出一口气,收回视线,手摸了下自己的肚腹,忧愁地想,那什么内丹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,该怎么取出来啊……

孟怀泽还未想出个子丑寅卯,眼皮子已经重得撑不住了,脑中混混沌沌地归于一片沉静的暗寂。

邬岳睁开眼,看向床上睡着了的人。他在黑暗中视物也极清,孟怀泽睡得沉,嘴微微张开,一派酣甜模样,邬岳看了一会儿,随即也闭上了眼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孟怀泽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拱,他困倦得厉害,下意识地伸手摁住,想继续再睡,那东西却似是个活物,挣脱他的手,不安分地继续拱来拱去,柔软的毛发蹭在孟怀泽脖颈处,让他有些痒。

孟怀泽这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,天色未亮,房内仍是一片黑暗,孟怀泽还未醒神,只觉一个温热的东西舔在他的嘴角,在他脸上蹭来蹭去。

孟怀泽下意识地伸手抓住那团趴在他脖颈处作乱的东西,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,随即腾身而起,动作利落地揪起身上那团玩意就往地上扔。

一声闷响之后是狼崽子奶唧唧的呻吟,随即,两点荧荧绿光在黑暗中显现。

孟怀泽吓坏了,光着脚跳下床去点灯。灯光亮起,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,两点绿光也变成了金色。

孟怀泽离得远远的,戒备地看着地上的狼崽子,抖着声音问:“你、你想干什么?”

狼崽子看起来比他还无辜。

在孟怀泽睡着之后,邬岳闭上眼,没多久也跟着睡着了。他妖力流失甚多,加上伤重,也早就强弩之末。

再醒,就是眼前这副场景了。

他的眼神霎时危险起来:“你敢扔我?”

“是你、你先往我床上去的,”孟怀泽结巴道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邬岳眯了眯眼,扭头瞥了眼孟怀泽的床榻,再听孟怀泽的控诉,心底里有了数。

“你过来。”邬岳道。

“干什么?”孟怀泽不敢动地方。

“解开我身上包的东西。”邬岳道。

孟怀泽的视线落在先前他亲手包扎的伤口上。

“你不杀我?”孟怀泽问。

“不杀你。”

孟怀泽攥了攥拳,停了一会儿,还是顺从地走过来。他本来以为经他没轻没重地一摔,现下狼崽子身上的伤口肯定裂开更重了,结果等解开包扎的棉布,孟怀泽惊讶地睁大眼。

不过一两个时辰,那些伤口竟已好了大半。

邬岳伸了个懒腰,解释道:“若是有内丹,这些伤根本无足挂齿,只不过现下它在你体内,靠你近些也有助于我妖力恢复。”

“这、这样吗?”孟怀泽惊叹地看着那些伤口,随即又有些愧疚道,“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,没把你摔疼吧?”

“没事,”邬岳话头一转,“不过……”

片刻之后,孟怀泽浑身僵硬地躺在床上,向外支着手,臂弯里卧着一只狼崽子,脑袋还舒坦地枕在他手臂上。

“这样真的可以吗……”孟怀泽问。

“闭嘴,”邬岳不耐,“再打扰我睡觉就真的杀了你。”

孟怀泽讷讷地闭上了嘴,他不敢睡,也不敢动,只能睁眼盯着头顶上的帐子等天亮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臂弯里的狼崽子往上拱了拱,爪子扒着孟怀泽,爬上去趴到孟怀泽的胸口处,四肢摊开,又呼呼地睡着了。

孟怀泽稍一低头就能看到狼崽子毛茸茸的头顶。

算了,忍了。

过了没多大一会儿,这不消停的狼崽子又拱起来,两只前爪一边一个搂住孟怀泽的脖子,脑袋往孟怀泽的脸上蹭,微凉湿润的鼻头点在孟怀泽的嘴角和下巴处。

孟怀泽实在忍不住了,伸手抓住狼尾巴,把他从自己脸上抱下来,将其给端回了胸口处。

邬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没跟他计较,又睡了。

半个时辰里,孟怀泽将这只睡没睡相的狼崽子从自己脸上往下扒拉了四五次,最后实在有心无力,一扭头,索性随他去了。

经这么一折腾,他心底里恐惧已是淡无踪影,在天色将亮之时,竟揽着狼崽子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喜欢寄余生请大家收藏:(m.75zw.com)寄余生起舞中文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遮天 轮回乐园 吞噬星空 全职法师 大奉打更人 我喜欢你的信息素 寂寞少妇的诱惑 斗破苍穹 万族之劫 洗铅华 诡秘之主 你是我的荣耀 神医弃女 偷偷藏不住 星辰变